(人教版)上一单元迷人的西湖四季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3-12 02:41
  • 人已阅读

  在观看那些轻灵、飘逸、充满戏剧张力的舞者表演的同时,你是否也对他们背后的故事产生兴趣和联想呢?世界著名的现代舞蹈团阿库?汉姆舞蹈团(Akram Khan Company)一共只有6位核心成员,起初仅有6万英镑启动资金。舞蹈团成立12年来共创作了15部作品,演出逾1200场,足迹遍布世界五六十个国家。近年来,阿库?汉姆舞蹈团年营业额高达300万英镑(约3000万元人民币),伦敦商学院甚至把它作为商业与艺术成功结合的案例,写进英国娱乐产业运作分析教材。   不久前,在上海外滩美术馆与英国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联合举办的“艺述英国—英国艺术及创意产业节”上,阿库?汉姆舞蹈团制作人和联合创始人法鲁克?乔杜里(Farooq Chaudhry)走近中国观众,与大家分享舞蹈团12年来的风雨历程,以及经营一家舞蹈团不为人知的秘辛。      缘定阿库·汉姆      “我是一个勇敢的人,更喜欢凭直觉做事而不是跟着理性走,原因之一是因为我上世纪60年代在英国长大,所在的地方种族主义比较严重,从小生活艰难。我知道有很多人并不喜欢我们这种来自异国的肤色不同的人。此外我父母对我也非常苛刻,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行事必须非常有创造性,而且要很聪明,要充分利用周围所有的资源。大家知道小孩子不会过多的思考,很多时候跟着直觉走,而我到今天也还是这样。”   乔杜里出生于巴基斯坦,1986年毕业于伦敦现代舞蹈学校,曾经有13年现代舞舞者的职业生涯。1999年,他结束现代舞生涯,到伦敦城市大学修学并获得艺术管理硕士学位。“我从小喜欢舞蹈,17岁第一次到剧院看现代舞,一个非常美丽、健壮却举止优雅的舞蹈演员深深地使我沉醉,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舞蹈。我的工作非常多样化,作为专业舞者,我参与了歌剧、电影、音乐会等等,在整个过程当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。”   乔杜里1999年邂逅了23岁的阿库?汉姆,他当时是个不知名的舞蹈演员,我立刻爱上他和他的舞蹈。“我对他说,我觉得你非常特别,我可以帮助你有更好的发展,同样重要的是他对我来说也是可以帮助我发展的人,他也看到了我作为一个经纪人的潜质,但是当时我所在的经纪公司不能接受阿库?汉姆,因为他当时很穷没有钱付经纪人的费用,所以我决定离开我的公司,专门为阿库?汉姆工作。”   阿库?汉姆是一个非常有天分的人,但当时英国整个舞蹈界却比较闭塞,“他应该参与国际街舞,让创造力和舞蹈技巧得到更好的学习,因为我想一个艺术家要成功不仅要有创意,而且要富有技巧,让创意成为现实的技巧非常重要,创意比技巧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培养和发挥。”   “我觉得阿库?汉姆应该参加一个国际化的课程来开展、拓展他的事业,让他具有国际化的视角,学习优秀的技术。我让他学习比利时的课程,这是欧洲政府资助的,有很多优秀的舞蹈家,他们和他一起工作,帮助他掌握更多新的技巧以及开拓眼界,在此之前他是独舞的演员,从这个课程中他学到了很多编舞的知识。”   6个月后阿库?汉姆回到伦敦,等不及要发挥出自己的创意。他告诉乔杜里可以创作舞蹈,而且是由舞蹈团来完成的作品。“他告诉我他的梦想的同时,我就开始唉声叹气,比如他专门创作的音乐以及专门设计的灯光,这些都转换成金钱,演出最后需要6万英镑的预算,差不多是60万元人民币。”      成功的处女作      乔杜里唯一的选择就是卖掉自己的房子,“大家会觉得这样的做法非常疯狂,确实如此,因为我还有妻子和孩子,卖房子之后就只能租房了。但是在商业世界当中,我们一直看到很多疯狂的人为了实现梦想,花掉毕生的积蓄,对我来说阿库?汉姆就是一个梦想,我希望帮助他梦想成真。我们把钱投下去,他创作了第一个作品,我告诉他不要把这个作品做得太复杂,因为我看到有很多的年轻艺术家,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想法太多,最后作茧自缚。我告诉他我们只需要一个创意,然后把它真正地发挥到极致。”   乔杜里的“孤注一掷”终于被证明是正确选择。“我们的第一个作品很成功,观众非常喜欢,很多人都被阿库?汉姆所吸引,在此之后有了很多演出的预约。”  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刻,但也是让人感到害怕的时刻。“因为我们创造了一个东西,它拥有自己的能量,而且他开始很快向前发展,快到我们都抓不住,在这种情况下,过于快速的成长其实是会带来很多的危险,所以我们也需要很快从中学到一些经验和教训。在我和阿库?汉姆合作的过程当中,我并没有太多的策略,只有计划想法和要去做的愿望,然后我们就执行我们的计划,我和阿库?汉姆的关系也不仅是经纪人或者管理者和艺术家的关系,我自己本身也是艺术家,我也是制作人,还是他的好朋友和工作上的伙伴,所以我们的关系非常的近,我们也是共同在做创意,也是相互扶持,我们也都是非常喜欢冒风险的人,我们也非常了解对方,所以我们可以提供给对方很多的经验和想法。”   伦敦是个非常多元化的城市,有很多种不同的声音,在这么多不同的声音当中大家想寻找统一的声音,乔杜里觉得创作要进行下去就应该进行合作,和不同的文化、不同的行业进行合作,他们的舞蹈也不仅是局限于现代舞,还可以跟其他种类的舞蹈比如芭蕾舞进行合作,这样才能让舞蹈团的发展更加快速。“这也不是我们所选择的发展方式,这是自然而然的,和我们的成长经历有关,同时也是因为我们处在这样一个时代当中,听到很多不同的声音、不同的想法,还有很多不同的创造力,这些都需要我们磨合起来。”      必须遵循商业规则      舞蹈团的经营模式究竟应该如何?“很重要的一点,我是一个商人但不完全是一个商人,我一直相信如果一个艺术家要获得成功,他就必须遵循商业的规则,这就像是一棵树要长大,就必须要有非常好的土壤,如果说土壤的品质不够好,那么就不会有什么非常好的成果出现,所以我对于阿库?汉姆来说,我的工作,作为一个制作人的工作就是为他提供这样的土壤。”   “在10多年中我们雇用了差不多300个员工,最近我们这个舞蹈团的营业额达到了300万英镑,无论是在艺术上还是商业上我们都有非常大的进步和发展,而且我们还在持续地进步当中,同时我们在国际上还获得了非常多的奖项,但是我们并不真的在乎这些奖项,我们所在乎的是这些作品艺术上的品质,而这个奖项是对于我们品质的肯定。”   在第一个作品成功之后,阿库?汉姆和乔杜里约法三章:1.阿库?汉姆的每一个项目都必须从一个梦想开始;2.他们必须要去冒各种风险、创造更多机会把梦想变成现实;3.双方承诺一定要实现不管是什么项目都要有卓越品质、创新和自我发展。“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知道有哪些事情是不想做的。对于不想做的事情我们非常坚定,因为这样才能有明确的目标。舞蹈团成立11年之后我们才有了一个确定的书面愿景,之前都不太愿意制订这样的愿景,其实自己也不太清楚,但很多资助机构必须要有明确的愿景才投资。我们希望创造充满思考也能引起别人思考的雄心勃勃的作品,而且超越行业的界限,同时不能在艺术方面进行妥协。”   “我们还有一个宗旨,我们希望通过讲述人性化的故事然后和其他人进行合作,把这些故事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,同时我们也要结合不同的文化背景,也要充分地利用阿库?汉姆在传统的卡塔克舞蹈和现代舞方面的资源,以及他热爱叙事的能力。其实我们真的想要做的就是把一个故事讲好。”   对乔杜里而言,创作舞蹈是一个创新的过程,创新是非常纯粹的,这是在一个有限空间当中的自由空间。在他们刚刚开始进行舞蹈创作的时候,就学到了一点,不能把以前的作品当中的一些规则应用到下一个作品当中,因为不同的场景或者不同的人,或者不同的文化,他们所追求的规则都是不同的,所以在创作的时候不能去遵循以前的规则,因为创作本身也是创作规则,这些规则是所有艺术家都要遵守的。